-

女学生的欲求

 女学生的欲求

   作者:烈烈风中
 

 裁缝女望着被呈「大」字形捆在奢华大床上的女孩。后者脸上还含着微笑,对自己岌岌可危的处境无知无觉。裁缝女伸出一指,划过昏睡的女孩的足弓,指甲随之勾动了她的丝袜。女孩微笑得更浓了,脸颊在枕头上蹭了蹭。

 

 「好个可爱的女孩。」裁缝女自语道。床上的少女衣衫不整,面色苍白。她有着一头蓬乱的棕发,是花费了不少力气才梳拢起来的。显然,这女孩打从生下来还不曾化过妆。看她矮小单薄的样子,不太有人会相信她竟是位超级英雄。话说回来,这身破旧的外出服和整个散漫的仪容也有可能是她的伪装的手段之一。

 

 女孩猛然惊醒,因后脑传来的疼痛而呻吟起来。那里被敲得微微肿起了——虽然裁缝女原本想要毫发无伤地捕获她的。终于,女孩抬眼看见了裁缝女,随即环顾左右,才察觉到自己所处的状况。她拉扯着绑定在四根床角立柱上的绳子,不过她在动起来之前就知道自己没可能就此挣脱。

 

 裁缝女坐在床边,在女孩的眼中寻找着恐惧的迹象。那足以充当一剂催欲药——如果找得到的话。她就近摩挲着女孩的一条大腿,冲女孩露出笑容,然后舔起了嘴唇。

 

 「你是谁?」女孩的问话有些动摇,尽管她已尽力做出义愤的声音。

 

 「裁缝女。」她的手顺着女孩的大腿向上抚去,隔着布料触动她的股间,「你是梅德琳?伊斯托卡(Madeline Estoca),对么?或者你更喜欢『禅』(Zen)这个称呼,虽说你已经被抓住了?」禅没法将对方的特徵看得很清楚,因为她的双眼遮蔽在黑色的皮面具下,只有额头以上和鼻子以下仍显露在外。裁缝女的嘴唇柔软而诱人,虽然涂成了黑色犹魅力不减;她的眼睛也炯炯有神,在昏黄的灯光中,就仿佛金色的火焰在燃烧;而她的选配的着装则太过正式,像是要去出席什么盛会似的。禅看看裁缝女,又看看捆住自己的绳子,都不敢肯定被这样美艶动人的女人所俘虏是求之不得、还是应该害怕了。

 

 「不过该怎么处置你呢?你这淘气的女孩,不是逃课去制止银行强盗,就是撇下作业去追捕职业惯偷。真是太不像样了。」裁缝女用手指在禅的胯下打着转,品味着她亲手在女孩身上激起的颤栗,「开除的话还是处罚过当了,归根到底,你不过是把那些时间用来多抓几个罪犯了,况且开除幷不能让你得到教训。关一回禁闭倒是比较有针对性,但只会使你今后更加小心,以免再被捉到。」她嘟起嘴,用指尖在下唇上点了几下:「不行,不行,那样也绝对要不得。唯一让你罢手的办法,就是帮你找到一件更有益的事情来打发时间。我想我恐怕得将你变成老师的宠物了。」禅举目凝视裁缝女,试图确认她的身份。难道面具下的人是位教师?如果那的确是她的某个老师,那学校里的人也都已知道她是英雄了吗?再说,她从刚才起就在一直唠叨些什么啊?禅无语地望着裁缝女,终于反应过来一件事。

 

 「等等,你是想要挟我吗!」裁缝女出声一笑。她的手指沿着禅的大腿向下扫去,满面春风地看着禅的短裤向上收缩,变得愈宽愈短。两条裤腿融合在一起,变幻出了格子花纹,材质更从牛仔布换成了细棉布。裁缝女抹平禅大腿上的新裙子,然后,满意地,再度用手指顺着禅的丝袜向下划去。一双丝袜也随之转化,从黑色变作白色,幷向上延伸进了禅的裙底。

 

 「这样好多了。」她说着,又舔着嘴唇玩赏起她的作品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禅问道。她扭动着双腿,发觉袜子比之前更紧身了,「你也是超能力者吗?」裁缝女突然用力按住禅,开始揉搓她小小的胸部。她的衬衫也开始变化,在她的周身收紧,试图展示出一具曲綫起伏的身体,可惜她本来就没有曲綫可观。衬衫的领子裂开,变成了V字形,下摆也相应地缩短了。颜色涡卷着消褪而去,留下一件纯白的V领衬衫。

 

 裁缝女将手掌摊平,落在禅的腹部。她抓捏、挠弄着禅,手开始不安分了。禅在瞬间流贯身体的悸动中呻吟起来。她闭上双眼,振颤又继续了一分多钟,当她再度睁眼时,身体几乎是猛地一阵收缩。灯亮起来了,令她的眼睛一时难以找准焦距。她眨了几下眼,越过自己的脚背,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张学生课桌和一面黑板。